首页  »  古典武侠  »  【邪神的呼唤】(04)【作者:kkl】加载中加载中
【邪神的呼唤】(04)【作者:kkl】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60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四、朋友妻,不可欺?    危机再度来临,偏偏这个时候因为内讧,船员们又处於最弱的时期。  到底该如何是好?还是全部葬身在这宇宙深空之中。  门被推开了,怪物终於再次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面。  但却和火星上碰到的威势完全不同,它只剩了半个身子,左侧上半身有一个圆弧形的大缺口,像是一块面包被人啃了一口。  伤口从腰部一直延伸到下颚,但却从伤口处看不到里面的内脏情况,它的结构已经和人完全不一样了。  可能和它的构造比,它的外形倒是更像人类了。  毕竟要是人少了半边身子,就算是以现代的医术,也不可能还能出来行动。  怪物进入房间,看赵宇他们如同砧板上的鱼肉。  赤红的眼睛里竟然还能透出一丝嘲讽,仿佛是在笑话我们这种时候还在窝里斗。  怪物刚刚出现,许蝶便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赵宇的身边。  虽然没有说话,但意思却是非常明显:你保护了我两次,这次该轮到我了。  赵宇看着身上还有傑森淩辱的痕迹的小蝶,即是感动又是心疼。  可接下来却出乎赵宇的意料,怪物的目标好像不像之前一样是两个女孩子,而是一直盯着现在还昏倒在地的傑森还有赵宇刚刚「扔」  出来的那一具怪犬的屍体。  「你不要过来!我要开枪了!快滚出去。」  紮伊德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霰弹枪,瞄准了怪物,然而颤抖的双手却暴露了他的内心并没有他的语气那么强硬。  怪物并没有被紮伊德软弱无力的威胁给动摇哪怕一丁点,它缓缓的向它的目标走去,明明它的速度可以很快,却似乎要以这种方式让人内心崩溃。  碰!紮伊德终於受不了,一枪打在怪物身上。  强大的动能让怪物向后一仰,但也仅此而已了。  我们一直寄予厚望的武器没想到对怪物一点用都没有,这几天短暂的和平靠的竟然是它受伤。  怪物走到怪犬屍体前面,贪婪的看了一眼,然后又继续向傑森走去。  紮伊德此时却挡在前面,眼看又是一条生命要消逝了。  「站住!」  紮伊德绝望的大喊一声,双手前推。  这看起来只是因为害怕而做出来的动作没想到竟引发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效果。  怪物突然僵立在原地,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束缚住了一样。  紮伊德也没想到只是自己竟然有这种能力,一楞神之下手上也放松了。  怪物趁着这个机会大吼一声,挣脱开来。  却不敢再打傑森的註意,抓起怪犬屍体就跑掉了。  不管多么不可思议,至少众人是暂时活下来了。  还能活动的赶紧去找了医疗箱,还好没有人受到致命伤,不然这里可没有专业的医生。  「你不要动,我把你的手臂再固定一下。还有伤口也要包起来。」  许蝶这时亲手在为赵宇处理伤势。  上身只穿着一件外套,里面的衣服全部被傑森给撕碎了,拉链也没有拉好。  随着身体的行动,领口处不断露出白晃晃的一片。  她自己却还没有註意到,赵宇却看的伤口差点又崩出血了。  「谢谢你,小蝶。」  许蝶轻轻的笑了一下,没有回话,只是手上的工作更加小心了。  两人含情脉脉,仿佛其他船员,那怪物什么的都不存在。  而这一切自然也落在了陈傑的眼中,明明我也是为了救你受伤的啊?为什么你的眼里只有赵宇一个人呢?一种别样的情绪开始在他的内心滋生,或许是嫉妒,或许是不甘心。  他也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很痛苦,不愿意就这样从喜欢的女孩身边路过。  华国时间9月23日晚10:00.经过一天的波澜后大家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但怪物出现的波涛却并没有平静下来,而是化为了暗流更深地影响着每个人的内心。  在这个时间,或许大家都准备睡了,但有一个却是完全睡不着觉。  俗话说,眼不见为净,就算在这飞船上,大家躲在铁锁防禦的房间里也可以装作没有怪物,安心的睡大觉。  而静雯却不行,自从昨天晚上她发现自己的眼睛可以看到比正常人更多东西的时候,她就不可能像无知的人一样安睡了。  她睡在床靠外的一侧,双眼却看向房间的墙壁。  墙壁上光光的,什么也没有。  她看的自然也不是这个,而是透过墙壁后面的东西。  没错,她发现自己的视线可以穿透物质。  只要她愿意,她可以看到飞船的每一个角落。  而那只怪物,也就是她的恐惧之源,在她的註视之下吃掉了那具屍体,它自己的身体也在吃完之后慢慢长好了。  这一切只有她能看到,这全部的恐惧自然也是由她来承受。  直到怪物彻底陷入沈睡,她才从不停的颤栗中停下来。  「快睡吧,有危险我保护你。」  小东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让她终於有了一丝安心。  她也越发觉得自己的决定没有错。  可惜她还是睡不着,只好四处看看其他人都在干什么。  傑森和紮伊德好像在吵架?这么说好像不恰当,这更像是紮伊德满脸悲伤的在训斥傑森,傑森双手抱头,好似在懊恼,偶尔也会回上两句。  静雯又想看看赵宇和小蝶有没有休息,昨晚就是看到这小两口玩那些羞耻play搞得她脸红心跳。  虽说偷窥别人不好,但没人知道,好像也没什么吧。  静雯在内心为自己辩解。  况且,今天又是靠他们才能有现在的安眠,观察一下他们的近况不过分吧。  静雯再给自己找了点理由,让自己的行为理由更充足一点。  不过想到自己只顾逃命的狼狈模样,还是有一些内疚的。  看向赵宇的房间,静雯发现竟然只有赵宇一个人坐在床上。  小蝶去哪了?她也有些疑惑,随即四处看了看。  没想到竟然在陈傑的房间看到了小蝶。  她再那里干什么?静雯看到小蝶走进了陈傑的屋子,四处看了一下,两人便开始了交谈。  可惜自己只能看到,不能听到,不然就能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了。  不过看样子,好像在询问陈傑的伤势。  毕竟是为了救小蝶受的伤,过去感谢一下好像也没什么不对的,静雯这样想。  陈傑看起来好像也挺开心的呢,心中的女神来看自己,自然是美滋滋。  说了一会儿,陈傑回到床头,在柜子里找了一下,拿出一个盒子。  盒子挺漂亮的,也不知道装的什么。  陈傑激动的将盒子交到小蝶手中,眼中满是爱意。  难道这是传说中的三角恋关系?静雯没想到自己还发现了这样的秘密,女生的八卦之魂瞬间燃烧起来了。  只见小蝶一时间楞在了原地,没有反应过来。  几秒钟之后,却是回过神来,立马将盒子还给了陈傑。  陈傑满脸失望,想要再挽回一下,强行将盒子塞进小蝶的手里,但对方坚决不收。  两人在相互推搡之中,盒子不小心掉到了地上,静雯也看清了里面是什么,一串漂亮的宝石项链。  陈傑却是被拒绝了,有些醋意大发。  指着隔壁的房间好像对着小蝶大声吼到。  静雯猜测,大概是为什么选他不选我之类的话。  小蝶果然有些生气了,转头就想要离开。  没想到陈傑却从背后将她抱住,她转身想要推开他的时候,却迎面撞上了厚厚的嘴唇。  陈傑趁机深深地吻住小蝶的香唇,舌头用力的向里面挤,想要一偿小蝶的甘甜香津。  还好小蝶的嘴唇一直紧紧的闭着,才没有让他得逞。  但好景不长,陈傑趁机拉开了小蝶的衣服。  两大团丰盈饱满的雪白嫩乳就这样弹了出来,粉色的文胸根本就包裹不住汹涌的波涛。  一半的乳肉都白晃晃的露在了外面。  一只鹹猪手从胸口处伸了进去,大肆的揉捏,感受这丰满与柔软。  小蝶大惊,想要阻止陈傑的手继续在自己的胸口作怪。  可却放松了嘴上的防守,被陈傑强有力的舌头沖撞进来。  丁香小舌被迫与对面纠缠在一起,被人品尝了个彻底。  小蝶脸色潮红,情欲渐渐被挑起来了。  本来心一狠,至少咬上对面一口,可小蝶却感觉全身都柔软了,怎么推对面都推不动。  只好任由对面侵略自己的小口,就连赵宇都没有这么激烈的和她亲吻过。  就在小蝶不知所措的时候,她的内衣都被脱了下来,粉红的乳尖顽皮地在空气中跳动。  她的衣服现在敞开着,挺拔的乳房,平坦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完全展露在陈傑面前。  陈傑也是面红耳赤,急吼吼地就把裤子脱了,让自己那愤怒的昂着头的鸡吧解放了出来。  小蝶感觉到被一根灼热的滚装物顶住了,又想起了今天差点被傑森强奸,终於强行提起了一点力气。  推开了陈傑,骂了一句,慌忙地拉上自己的衣服逃跑了。  静雯看到这里松了一口气,还好小蝶逃走了。  还以为赵宇会就这样被戴上绿帽子呢。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目前的所有人的生命安全啊,她这样想着再次看了看怪物,没有什么动静。  想到自己最好的闺蜜的惨状,静雯暗自做出了决定,缓缓睡了过去。  另一边,赵宇看到小蝶推门进来,神色有些慌乱。  「发生什么事了吗?去了有一段时间了。」  「没,没什么。我们快睡觉吧。」  小蝶的说话有些吞吞吐吐的,可赵宇却没有在意这些。  许蝶快速的脱下了衣服,里面却什么也没穿。  赵宇只感觉今晚小蝶比以往更加热情了。  要不是自己今天又伤了,说不定就可以把该做的做了。  唉,这该死的伤。  赵宇心中无比懊恼,但现实中的美景又马上将他拉了回来。  感受着怀中火热人儿,刚冒出来的小蝶为什么没穿内衣的疑问也忘在脑后了。  第二天早上,大家依照往常的规则聚在一起。  进食用餐,和完成工作。  不过今天的气氛出奇的凝重,毕竟昨天发生了那种事情。  大家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吃着。  打破僵局的竟然是静雯,自从圆圆死了之后,她都不怎么说话的。  今天确实她先开口,想要说什么。  赵宇觉得有些稀奇,不过想到傑森昨天的变化,他又暗自备了一份小心。  「我知道怪物在哪里。」  静雯说话的语气很平淡,但内容却在船员们的心中激起了惊涛骇浪。  不管是在吃东西,还是在摆弄器械的,全部停住了,看向这个女孩子。  「真的吗?你怎么知道的?」  陈傑最先发问。  静雯看到是陈傑,又想到了昨晚看到的那些事情,慌乱了一下。  但马上又镇定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  「我能看到。」  大家一阵沈默,於是静雯又接着说下去。  「大家应该都发现了吧,我们都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以前只是想象中的事情也发生在了我们身上,或许我们可以主动出击,干掉那个怪物。」  船员们都陷入了沈思,自己身上的变化大家都有发现,只不过不太愿意面对。  一些人获得了类似超能力的技能,像是小蝶的夺取生命力,紮伊德的禁锢,傑森变身的能力。  其他船员就算暂时没有表现出来,但也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比以前更强壮了。  「或许大家觉得能力是自己的事情,可是干掉怪物是我们共同的目标对吧。怪物现在正在沈睡,这是最好的机会啊。」  静雯见大家没有回应,有些着急了。  「我同意,不过我没啥超能力啊,只能帮帮小忙了。」  小东不愧是好人卡持有者,见眼下这种尴尬的情况,又是他出来帮静雯解围。  只要有人打破沈默,大家也都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很快就团结了起来。  商议起了如何配合击杀怪物。  在众人交谈的时候,傑森却突然走了过来。  赵宇连忙挡在小蝶的身前,护住自己的女友。  「对不起!昨天我失去理智,伤害到了你们,实在是很抱歉。」  傑森深深地鞠了一躬。  「如果你们不能原谅我的话,杀了我,我也没有怨言。」  「谁要杀了你啊,我倒是没什么事。不过是不是原谅你还要看小蝶的意思。」  赵宇心里还有些不爽,但对面都这么道歉了,总不能真的把他杀了吧。  「虽然你真的很过分,但现在也不是计较的时候。况且你也是不受自己控制,就先原谅你吧。」  小蝶也是比较大方的人,虽然还是有些难以释怀,但还是谅解他了。  这样一来,似乎所有人都至少表面上又团结在了一起。  只有陈傑,在和气的笑容之下,怨恨的眼神一闪而逝。  飞船上的所有人倾巢出动,组成了一个与怪物决战的队伍。  跟随静雯的指引,来到了动力室。  之前我们来过这里,但没有仔细搜查,没想到怪物竟然躲在这个地方。  傑森走在最前面,但没有带枪。  因为上次的事情,大家觉得还是把枪交给其他人保管最好。  打开房门,空空如也。  就在大家怀疑静雯是不是骗人的时候,大家看到了箱子后面的角落里有一个黑红色的大肉团。  正是这几天一直盘踞在我们心头的心腹大患。  那庞大的身躯,可憎的面目,大家永远都不会忘记。  那名拿枪的船员,见到怪物便分外眼红,竟然直接沖了上去。  「该死的东西,害老子担惊受怕这么多天,我现在就要除掉你!」  「先不要沖动!」  赵宇刚想阻止他,却见一道火光,枪已经开了。  屋子里的灯光很暗,众人被枪火一闪,都有些眼花。  等回过神想要查看战果的时候,却发现枪口对准的位置连个影子都没有,更不要说怪物的屍体了。  「小心!」  静雯由於异能的原因,观察力是这些人里面最强的。  她最先发现怪物已经离开了原来的位置,但是想要提醒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一道黑影从天而降,那位那枪的船员连惨叫都没有发出,就已经身首分离了。  这时船员们才又看清楚怪物的身影,3米高的人形怪兽,原本身体残缺的部分已经全部修补好了。  一双赤红的眼睛扫视着众人,仿佛充满了被人冒犯的愤怒与对於我们不自量力的嘲弄。  看了一圈,怪物将目光锁定在了小蝶和静雯。  看来对它吸引力最大的果然还是女孩子,但我们这次绝对不会让它得逞的。  「紮伊德!快动手!」  赵宇大声的呼喊到。  紮伊德猛然惊醒,运用他的能力:束缚。  怪物正待行动,却发现身体动弹不得,狂乱地挣紮起来。  紮伊德看起来越发吃力,额头上冒出了无数汗珠,青筋暴起,整个人像一只熟透的虾。  眼看就要坚持不住了,傑森沖了出来,变成了一半野兽的状态,从身后抱住了怪物。  「快杀掉它,我们坚持不了多久!」  傑森死死的抱住怪物,完全是不要性命的样子。  怪物虽然力大无比,但却被两重禁锢牢牢地锁在其中,动弹不得。  嘶吼的声音响彻了整个船舱。  怪物似乎也要搏命了,它的双臂本来被傑森捆住了,但它却突然让手肘来了一个违反关节活动规则的动作。  前臂反折过去,利爪一下抓入了傑森的肉里。  「呃啊啊啊!」  痛苦的声音从傑森那里传来,也幸好他本身比较结实。  不过情况刻不容缓了。  小蝶一咬嘴唇,走上前去,将手掌按在怪物的身上。  「快消失吧!」  怪物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来。  吼声也变得嘶哑,挣紮也没了力气。  这时,小蝶从怪物身边退开。  「赵宇,刺它腹部最中间的位置!」  小蝶通过夺取对方生命的过程,也找到了怪物真正的要害之处。  赵宇拿出他那把漆黑短匕,想到怪物对他们做的一切,没有丝毫犹豫,笔直地刺了进去。  怪物收到致命一击,如同回光返照一般突然爆发,挣脱了全部枷锁。  却只能发出不甘的怒吼,在原地慢慢没了声息。  呼!众人也终於能松一口气,精神从高度紧张的情况一下放松了。  整个人如同泄了气一样,摊坐在地上。  然后发出了会心的笑容。  赵宇,许蝶,陈傑,徐小东(驾驶员小东),甄静雯,傑森,紮伊德。  来的时候是12名船员,回去便只剩下了这几个。  失去同伴的悲痛,大家难以释怀,而劫后余生的喜悦,大家也绝对不会忘记。本帖最近评分记录